首 页 国际企业网 代理 服务 行业论坛 商业贸易 商务指南 企业管理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在线交易

剑南春二代上位:突围政商魅影

发布日期:2022-04-22 04:23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12日,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剑南春”)披露人事信息:董事长乔天明不再兼任总经理,乔愚担任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全面主持工作。乔愚为乔天明之子。

  公告提到,公司董事会已审议同意上述人事变动决议,这或许意味着公司股东已达成基本一致。而人事变动的公开宣布,也暗含剑南春对其治理架构的信心。

  10多年前的鼎盛时期,剑南春曾与茅台、五粮液一起并称“茅五剑”。2012年因员工持股纠纷,乔天明曾遭举报。2018年,乔天明因涉嫌行贿罪及私分国有资产罪(2.6亿元)受审,案件进展至今成谜。

  昔日的员工股权纠纷和微妙政商关系,让剑南春曾身处尴尬境地。除此之外,这家企业还面临着无缘第一梯队的营收数字,和看似遥遥无期的上市之路。

  恰逢近年酒企“二代”们纷纷上位。年轻一代管理者有着更为开阔的视野,也面对着父辈留下来的复杂关系。

  时间回溯至1951年,绵竹人民政府将30多家酒坊收归国有,并成立了剑南春的前身“四川绵竹地方国营酒厂”。

  2003年,剑南春制定了“国有资本有序退出、实施战略性改组”的改制方案,乔天明以董事长身份同剑南春集团管理层成立四川同盛投资公司控股剑南春。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同盛公司当时持有剑南春约69.5%股份,乔天明间接持股剑南春26%。

  2002年至2011年被业内公认为白酒发展的“黄金十年”。在此期间,剑南春发展平稳,从最初的地方性国营酒厂逐渐跻身为与茅台、五粮液齐名的著名酒企。

  变故源起2012年。当年8月,剑南春集团公布新改革方案,要求将2003年改制时员工的“信托持股出资证明”更改为“信托证明”。这一变更被认为否认了员工的股东身份。

  有媒体在绵竹剑南春厂区看到的一份文件明确通知,将以1.18元/1元受益权份额(1股)回购退休、离职者股份。

  也就是说,在2003至2012年剑南春净资产快速增长的阶段,员工仅获得0.18元/股的溢价。

  企业家冯仑的自媒体“冯仑风马牛”中曾描述,改革开放初期,剑南春酒厂规模、设备都很差,“乔天明认为酒厂现状非常特殊,靠政策才能得到发展,”。

  剑南春早在改制时就把“上市”列为重要计划之一,其也一度与这一目标非常接近。

  2002年9月,金路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西藏珠峰摩托公司拟将其持有的金路集团法人股转让给剑南春集团。

  在此之前,剑南春集团已成为金路集团的第三大股东。如果加之西藏珠峰摩托公司股权,剑南春将登上金路集团第一大股东宝座。

  然而,这宗交易却因后来珠峰集团的一笔历史欠款而不了了之,珠峰债权人刘汉在2002年的最后一天成为金路集团第一大股东。

  刘汉曾是四川有名的富豪,涉足房地产、矿产、建筑等多个领域,坐拥至少400亿资产。后来,刘汉被定性为涉黑,其背后保护伞,和李春城相同。

  2012年12月1日,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的李春城,受邀在乔愚婚礼上发表讲话,为新人送去祝福。

  2001年起,李成云担任德阳市委书记,恰为剑南春改制期间。2016年4月,李成云被调查。

  据财新网此前报道,乔天明在被侦查阶段中曾供述,他在改制前曾提出向李成云赠送每股价值1元的2000万干股,希望其支持管理层收购。不过,李成云在书面供述中称,因考虑政治前途,拒绝了这一提议。

  剑南春酒厂所处的绵竹是德阳下属的县级市。《新京报》2018年的报道中提及,中纪委专案组调查的内容认定,李成云曾违规委派乔天明担任绵竹市委常委。

  《中国商报》有关乔天明一案的报道也显示,尽管乔天明在庭审阶段否认了涉嫌向四川省原副省长李成云行贿38万元一事,但他认可了向李成云打款是因为剑南春在改制时,李成云给了很多方便,完全是出于朋友的感激之情。

  据《新京报》报道,2018年,乔天明因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行贿等罪名被提起公诉,乔天明当庭否认指控。

  2017年初,乔天明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当年底取保候审取消。据知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因为癌症原因,现在他(乔天明)在成都养病”。

  乔天明受李春城案影响被问话后,剑南春集团开始积极与政府配合并拿出真金白银解决员工股权纠纷。

  据《中国经营报》2018年报道,乔天明接受调查后,绵竹市曾派出一个政协副主席带队的工作组,以维稳需要为目的驻扎在剑南春。当时绵竹市的主要工作就是推动剑南春上市,实现剑南春“剑指百亿”。

  乔天明“失联”后,乔愚便开始接手剑南春管理工作。“掌门人”换成了酒二代,企业与当地政府之间的来往依旧颇为密切。

  据四川省委统战部网站消息,2020年6月,绵竹市召开民营经济发展座谈会,全市70余名党政领导干部,以及民营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等100余名社会各方面代表人士参加会议。

  时任剑南春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蔡发富作为优秀民营企业家代表发言,并代表剑南春向德阳慈善会捐赠2000万元。

  今年3月29日,四川省绵竹市举行大唐国酒生态园(二期)揭牌仪式,四川省政协副主席曲木史哈,德阳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光强等省市领导出席。

  该生态园计划总投资16.67亿元,占地500余亩。除了剑南春白酒的生产设施外,这一项目还包括文旅等产业。

  当地领导在致辞中表示了对剑南春坚定不移的支持及厚望。在项目建设期间,德阳市政协主席何明俊一行曾实地调研,重视程度可见一斑澳门六合现场直播

  剑南春和郎酒是“川酒六朵金花”中仅有的两家未上市酒企。不过,郎酒早已提交招股说明书,屡次冲击A股。

  在此间隙,资本有意剑南春的猜测喧嚣尘上。先是2016、2017年中粮集团高层多次赴剑南春考察,后来又传五粮液及南方某市国资委都曾向剑南春抛出过橄榄枝。

  白酒专家杨承平认为,作为剑南春的灵魂人物和实际控制人,乔天明受审对企业影响应该不小。此前不少专家及白酒资深人士指出,后乔天明时代,剑南春的股权结构与公司管理团队的架构可能要出现一些调整。

  直至今日,乔天明依然在剑南春大股东同盛公司中,持有最高比例股权。剑南春昔日的快速发展,与乔天明个人密不可分。

  进入剑南春之前,出身于普通家庭的乔天明在清平磷矿工作了14年,一路从工人升至机关干事。1982年乔天明自荐来到剑南春,历任党办副主任、副厂长、总经理等职务,2000年起担任董事长、党委书记。

  在剑南春发展良好的几十年间,乔天明经历了几次转折。这些转折为乔天明在厂中的地位,甚至剑南春在行业内的地位打下了基础。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因为对剑南春内部的彻底整顿,乔天明被调整出领导岗位,但不久后又被调回,负责起剑南春的销售工作。

  1989年,时值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剑南春面临产品滞销状况。时任销售负责人的乔天明开始投放广告,并在全国范围内推销剑南春酒,将这一区域品牌产品远销省外。

  千禧年初,乔天明为剑南春制定精准的全面战略,调整营销策略,跻身全国白酒品牌第一阵营。

  乔天明不在的期间,工作由乔愚低调主持。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国际商学院的乔愚,曾有海外留学、工作经验。父子之间的配合开始得很早。

  根据《经济观察报》文章透露,乔天明曾试图将同盛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5.38%股份转让至乔愚实际控制的成都鸿美投资有限公司,但并未通过股东大会的审议。

  2010年,乔愚担任剑南春子公司四川蓝剑包装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1年,乔愚以总经理助理身份进入剑南春高层。

  2013年的报道中提及,一位下属员工曾透露,时任总经理助理的乔愚在权力上已经超越了几位副总经理,即便副总经理职权范围内的事情,有时也需要找乔愚签字。

  企查查资料显示,乔愚、杨冬云、蔡发富三人均持有剑南春及旗下多家公司股份。杨冬云任职的企业包含剑南春股份公司、剑南春并购的文君酒厂等。

  乔愚任职企业中,剑南春和蓝剑包装与核心运营有关系,甲乙木投资作为成都鸿美投资有限公司股东,持有部分剑南春股权。

  2021年,竞争白酒探花的洋河、泸州老窖、山西汾酒营收均达到200亿级别。相比之下,德阳市经信委发布的一份文件中提到,2022年剑南春主营业务收入目标是超越150亿元,这一预期仍是剑南春的突围目标。

  根据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分析,剑南春的“掉队”主要不仅出于企业改制遗留问题,偏保守的市场策略也是原因之一。

  在目前高端白酒市场,除了在“i茅台”以近3000元价格发售但仍一酒难求的新茅台飞天,普通五粮液、泸州老窖高端款国窖1573等大单品价格亦早已突破千元。

  反观剑南春大单品水晶剑,定价仍在500元内。剑南春公司将自己定义为“次高端之王”,价格提升缓慢,其品牌难以在消费者心中树立高端印象。

  同时,2008 年汶川地震中,剑南春蒙受重创。据封面新闻报道,地震引起剑南春酒厂直接经济损失近10亿元,库存基酒损失约三分之一,也成为酒厂生产和品质上的难关。

  在大唐国酒生态园(二期)揭牌仪式上,剑南春表示,公司要确保在“十四五”末销售收入达到200亿元。dnf冰结师二觉刷图加点 dnf魔皇二觉刷图加点

网站首页 国际企业网 代理 服务 行业论坛 商业贸易 商务指南 企业管理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