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际企业网 代理 服务 行业论坛 商业贸易 商务指南 企业管理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国际企业网

从刘义宣之乱看刘宋时期寒门的崛起的原因

发布日期:2022-04-23 01:2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提到了一个朝代:刘宋。人们对这个朝代的了解或许只是老师在这首诗里对“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的课外知识延伸。

  刘宋是寄奴刘裕在东晋末期的乱世之中扛起来的一片江山,刘宋在历史上的存在感极低,却对历史产生了无法估量的价值,“寒人掌机要”就是对这个朝代历史意义的一种概括。

  在东晋末期的乱世之争里,有个高门之后却是底层阶级的人——刘裕站上了一方独属于他的政治舞台。

  他被后人称作“定乱代兴之君”,可见他对历史的卓越贡献。不光聊他的英勇事迹和高尚品格,刘裕建立刘宋之后,做了一件和其他开国君主不同风格的一件事,重用寒士。

  寒士,顾名思义就是家境贫寒的读书人。放到现在,我们纵观历史,自然知道“高手在民间”这个道理,但在刘裕的时代,高门之士和寒士乃天地之差。

  一个是金徽玉轸,一个是尘垢粃糠。起点有高低、高度有不同,目光见识也有所差异,任凭历史发展千年,也不见得有哪个君王对“寒门”这个群体有如此之信任。

  这一切的不同,不过是因为刘裕的亲身经历:虽是高门之后,却是寒门之士,生自民间,长自民间,民间之人如何,刘裕心中是有数的。

  历史的发展证明,刘裕超前的思想不但没错,反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往近了看,他奠定了“元嘉之治”,往远了看,他影响了隋唐的科举制,往广了看,他甚至可能是推动普及教育的鼻祖。

  但纵观历史的维度,刘裕最多只能算个开头,寒门真正的崛起,要从一场政治斗争中说起。

  刘义宣是刘裕的第六个儿子,说来也是可惜,刘宋的皇帝换了五位,第五位皇帝乃是刘义宣的侄儿,即便刘义宣手握兵权,却也没碰到过龙椅的边儿。

  而这第五位皇帝——宋孝武帝刘骏,素来是个不得宠的皇子,却是稳稳当当地坐上了皇位。

  历史上的皇位之争向来如此,左右不过是相互猜忌、相互不服气。这对叔侄的斗争也在历史的总结范围之内。

  刘义宣虽然没有成为皇帝,却也有自己的建树,他久任荆州刺史,在荆州待了十年的时间,早已财富兵强,刘骏举兵讨灭刘劭后,即位不久,便意识到荆州作为长江上游重镇,地理位置的优越性不言而喻。

  出于对其叔父南郡王的猜疑和忌惮,宋孝武帝刘骏作了一个决定:收回刘义宣在荆州的兵权。

  刘义宣若真是个不在乎权势的人,早早地便成了一个闲散王爷,兵权是他手中的筹码,万不会简简单单就拱手让人,只是原本就对刘骏的不满,终于在此刻完全爆发出来。兵权,最终成为刘义宣之乱的导火索。

  刘宋作为魏晋南北朝中第一个由寒门庶族建立起来的朝代,其朝代的特色就决定了义宣之乱远不是一场普通的帝王之间的斗争。

  抛开帝王之间的权势斗争不谈,义宣之乱中有一个核心人物:臧质。这个挑唆刘义宣起义的人在历史舞台上、在这场斗争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根据历史的记载,样貌上,臧质面部臃肿、秃顶,实在算不上相貌堂堂;身份上,臧质乃刘裕的妻侄,家族凭借这个姑姑也算是飞黄腾达过的;才能上,臧质饱读诗书,也可领兵打仗,算得上一个少年英才。

  臧质曾两次挑唆刘义宣起义,在刘义宣政变上,他永远是最积极、最支持、也是最先提出的人。

  臧质虽不甘于人下,但他清楚自己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资格去夺取政权,他精于算计,有着精明的头脑,“利用”两字在他的手段下发挥得淋漓尽致。

  之前提到,臧质的家族是靠他姑姑飞黄腾达的,发达后,一时兴盛无比,而臧质就是在家族最鼎盛的时候长大的。

  历史也证明了,除了乌拉那拉氏这个家族,其他靠女儿入宫飞上枝头的家族,兴衰不过几年时光,臧质的家族亦然。

  臧质的父亲去世后,其家族早已不如之前的鼎盛,臧质自幼沾了家族的光,饱读诗书,为人骄傲,而后他投入刘义宣门下的时候,又怎么会轻易承认自己家族的落败呢?

  刘裕称帝之时尚是寒门之身,臧质虽是在家族兴盛时长大,但毕竟也是寒门之士。可家族的落败让他产生了落差感,而他的野心也远不止“光复门楣”这么简单,他想做的,是坐在那个最高的位置上。

  于是他利用自己寒门之士的身份,广招寒门人才为他出谋划策,寒门人士在这个时代,有其特殊的、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

  所以要谋反的不是刘义宣,而是臧质。至于臧质为什么选择刘义宣,答案其实显而易见。

  刘义宣乃是正宗的皇室血统,即便起义当了皇帝,血脉上是说得过去的。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刘义宣是个好控制的人。臧质既然要当那个万人之上的人,须得找个“木偶”替他坐上那金主之位。

  这场并不普通的斗争结果以失败告终,臧质被捕下狱,结果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刘义宣终究是没有做完自己的“皇帝梦”。

  但这场斗争不是完全失败的,因为有一个群体,彻底在历史地位上站住了脚跟——寒士。

  臧质密谋造反之时,广招寒士为他出谋划策,利用寒士谋求政治进身的时代特点,在寒人身上狠狠地利用了一把。所以除了刘义宣、臧质之外,寒门和寒士也是这场反叛的基础支持力量。

  但并不是只有臧质和刘义宣重用寒士,宋孝武帝亦然,寒士不仅在刘义宣门下可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在真正的皇庭门下,也是可以实现的。一时之间,寒门庶族的势力达到了时代的顶峰,成为当仁不让的“贵族”,但这并不是真正地转化为上层贵族。

  自公元420年起,刘裕作为寒门庶族建立了新的王朝开始,一个崭新的时代走进了历史舞台,门阀政治逐渐衰落,皇权政治重新确立,寒士的地位开始提高。

  直到宋孝武帝平定刘义宣之乱,寒人彻底成为社会的支配性中坚力量,“寒门掌机要”的社会特色终于落定。

  寒士成为朝廷上、民间中不可缺少的力量。门阀士族在刘宋时期虽仍是贵族,高官俸禄,却并无实权。相反,寒人所担任的官位低阶,俸禄也不高,却是参与机要、出纳王命的实权。

  历史发展到这样的地步,绝不是仅刘裕出身寒门这一深刻的原因,时代的风格造就了时代的特色,寒士这一阶级的崛起,其社会条件是无法忽略的。

  一个朝代走得多远,走得多广,是由其社会风尚间接性决定的。高门士族在这个社会变得腐朽不堪,整体地位日渐衰败,他们奢靡骄纵,无能无才,空有其衔却并无作为,是他们自己将自己扼杀。

  反观寒士之族,他们积极上进、有才有能、品德高尚、谋求政治进身,凭自己的力量跻身统治阶级的行列。

  这样的力量对比,纵使君主再昏庸,纵使寒门之士的“低贱”是烙在历史的血液里的,但在刘宋这个朝代里,谁都知道该选谁、不该选谁。

  刘义宣之乱就是最好的例子,朝廷内乱不断,宫廷斗争不休,逸迅科技《城市流体系统CIM创新应用中心。寒人参与宫廷斗争,出谋划策,将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极限,用于整个社会的改变或安定。

  寒人的才能被君主帝王所认同,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所认同,被历史所认同,这样的群体,无异于鹤立鸡群,即便不是刘宋这个朝代,也终将会有一日在历史的舞台上的发光发热。

  寒人在刘宋时期已经成为历史不可或缺的构成部分,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其他方面都已经崛起有了一席之地,甚至影响了隋唐的科举考试以及隋唐以后的历史,所以对于历史的发展来看,寒士兴起无疑是产生了积极作用的。

  但寒人之前并不被重用,是有其客观原因的,由于自身的高度和宽度都有限制,历史也并没有给予太多的机会去让其塑造、提升。

  所以寒人有一定的局限性,因此也在历史上产生了一些消极的影响澳门三肖三码网址,直到隋唐的科举制为止,历史为寒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才改变了寒人的局限性。

  刘义宣之乱反映了刘宋中前期寒门和寒人层的崛起,而刘宋的寒门崛起奠定了科举制发展的基础,寒人登上历史舞台,是时局所迫亦是寒人自己所争取而来的大势所趋。

  由刘裕开创、宋孝武帝时期全面完善最终形成的“寒门掌机要”政治局面,在整个魏晋南北朝甚至中国几千年的古代历史中,无疑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无论是什么样的一个群体,只要符合当下发展的局势,只要有自己的闪光点,终会站在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里,作出属于自己的卓越贡献。

网站首页 国际企业网 代理 服务 行业论坛 商业贸易 商务指南 企业管理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